云烊

一贫如洗王道长

贞洁烈男张楚岚

一念之插张灵玉

不听八卦诸葛青

一夜五百贾正亮


犯罪1

  1. 确切发生了什么
  2. 犯罪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3. 是否有伤亡
  4. 是否报警,如果没有,为什么
  5. 被害者知觉到的犯罪性别、年龄

It’s Just a Beginning

“啊,为什么我要干这种事!”金发赤瞳的少年不爽地把手中的文件甩回桌上。

冢内警部只是安抚性的一笑:“英雄一直在进步嘛,敌人亦然。从某种意义上,算是彼此都在帮助对方成长。”

“啊,所以呢。”
    “犯罪开始变成了真正的犯罪,不再单单只是暴力输出和破坏,英雄的工作可能在战斗和救援之外还要加上侦查。快一点可能就在爆豪君你们这一届吧,正式的英雄执照可能就会印有该英雄擅长的方面。虽然我更倾向于你会在战斗部。”

“所以,为什么我会被分来做什么【犯罪调查】!”

“以为期望。”

“哈?”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的会话差不多就这样吧。等暑假第一天你再来报道,届时你会见到要一起工作的同伴。”

“等……艹,混蛋。”

“哎,小爆豪不知道同伴和具体任务吗?”

“我是在战斗部,一整个暑假都在关西巡逻。”切岛道。

“我们救援部是在东京,但是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城市出现灾难都要赶过去呢。怎么说,前辈都说很苦,但我很期待呢!”丽日也加入了对话“爆豪君呢?”

“侦查部。”

“侦查部吗……英雄科AB班我好像都没听到有人被分去这个部的。”

“你们都不在侦查部!”

A班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然后

“小胜,我也在。”

爆豪在见到对方时庆幸自己在就做好了心理建设,但在听到任务时还是骂出了口。

什么叫做全东京的【犯罪调查】啊!

“小胜怎么想”

“啊?”

“已经是第16个人了在吐槽自己已经4、5天每日睡眠不超3个小时了,而且都是近期突然发生,以前自己也没有过这样的症状。”绿谷指着论坛上的文字对身后爆豪说。

“个性犯罪?”

“恩,只是猜测。”

“这也能叫犯罪?!”少年轻蔑的笑着,绿谷不知道他是在笑自己还是那个可能存在的“罪犯”。

爆豪将外套系在腰间,推开门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是不是犯罪亲自去问问不就好咯。”


我发现!
就在刚刚!!!!!!
我们家电视能看小英雄!!!!!
更重要的是!!!!!!!!!!!!!!!
它不用买买VIP就能看小英雄最新集!!!!!!!!!!!!!!!
,,,,,,,会不会是盗版的?
,,,,,害怕

要上学了

有时间写文没时间打上来,,,,,,

心疼我自己,,,,,,,,,,,,

我要学习,,,,,,,,,,,,,

哎~~~~~~~~~~~

这些不是“遗书”(可能吧)

我最多上学前在浪一篇文(最多了)

一个背景大纲

在个性发展到第4代的时候,有人不满足于自己弱小是个性和无个性人的呐喊,科学家们开始研究如何“创造个性”。于是各国的各个地区相继建立起了“个性辐射反应堆”。后来因为某国的一个反应堆出现异常现象而大量外泄,继而触发了附近的反应堆外泄,引发全球灾难。一部分人以为没有得到及时保护而受到大量辐射发生变异。英雄和军队,后来甚至是就读于英雄学院的学生也冲上前线,为后方人员赢得了建造地下城的喘息之机。为保证在人类居住于低下城的初期有强大的英雄保护,各国按照排名和实力的顺序先后强制进行的英雄及学生的DNA的采集和记忆的copy。(欧鲁迈特说明的one for all的情况并拒绝了采集)。而被采集DNA的英雄也相继被“人造人”而再次诞生,一部分人被允许在成年之后重获记忆。

每个地下城都由一支军队和一个英雄学院保护,而在不断的发展中,军队渐渐从属于学院,因而每个地下城的名字就是学院的名字。各个地下城也许相距很远,但联网了TAT所以具体位置他们还是彼此知道的。灾难后人类的总人数(不算变异)由70多亿锐减为10亿左右。

生育被严格把控,普通男性杂役没有资格生孩子。普通士兵也只允许小部分女杂役或女士兵生育。孩子会由政府收养,他们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有英雄才能抚养孩子。英雄分为

“绿洲英雄”  负责保卫城和清除城上附近的变异人。

“荒城英雄”  外出探险,发现新资源和清理变异人

地下城简介

-1层  近一米厚的强化金属板全面封锁,只有一个仅供2人进出的小门(就是你们都懂的炸这个门还不如炸别的地方的炒鸡牢,从来不会有人蛮力突破的神奇的门),金属板下半米处遍布着全自动大规模杀伤型武器。

-2层  -1被攻破后为军队和英雄提供战场,无人区。

-3层  平日军队驻扎处

-4层  “杂役”居住区(男女混居,但不允许私自婚配和生育孩子,一旦被发现,便是死罪。)

-5层  英雄居住区

-6层  种植区

-7  工厂区

-8  学院

-9  医院、药品贮藏区,0-4岁儿童成长区、政府、法院所在地

(普通地下城都是9层,根据资源的多少,每层的面积也不一样,容纳人口数上线也不一样。只有很强的城才会继续往下开辟。

其实地下城一点也不和谐杂役因为不够强,在“荒城时代”初期政府对其居住区的安排就是让他们先死,残酷的优胜劣汰。我写的时代防御已经相对完善,有些城也许2、3年也就一次入侵,而且大多数都会在-1.-2层被消灭掉)

变异人简介

居住于地上,根据隐形血型C.D.E.F.Z变异,除Z型变异者,其余变异者有组织能力,,不能言语,无感情,智商约为6岁儿童正常寿命大约与人类相同。因为其个性依然存在,但智力低下,无法很好使用个性,易造成个性暴走。

C型 占比50%。无法变异,伤口深度感染后目前医疗水平无法医治,浅层感染大约治愈率为80%,

D型 占比35%左右。变异者依靠血液提供能量,称之为“吸血鬼”。是立即清除对象。因为防御措施的完善,数量正在锐减。血液感染。

E型 占比12%左右。以人类脑,内脏为食,称之为“食尸鬼”。是立即清除对象。因为防御措施的完善,数量正在锐减。血液感染。

F型 占比3%左右。通过尚还遗留的反应堆对自身进行再辐射获能,对人类无兴趣,温和,只有在长期未辐射后收到其他变异者或人类的挑衅激怒后才会暴走,攻击力远高于D.E。称之为“野鬼”一般不予以清除。数量稳定减少。血液感染。

Z型 占比低于0.1%。由小部分F型再辐射而变异,智力与正常人类相同,甚至高于人类。目前与人类交手次数少,尚未了结变异原因。称之为“敌人”。是立即清除对象。数量稳定增加。可两性繁殖。

学院简介

英雄:英雄科A班,20人

军人:军事科B.C.D.E.F.G.班,B班为军官班,5人,其余各班各35人一个班。

工匠:工匠科H.I.J.K.L.班,每班35人。从事机器无法工作的职业

研员:研员科M.N.O  医疗班 每班20人

             P.Q.R   武器       20

             S.T     工业       20

             U.V    农业       20

政府和法院工作人员:政法科W  5人

雄英地下城共30多万人,每年580人进入学院。

杂役:无个性、三次都为考上学院或被强制退学的人。

      根据个性或地下城建设需要工作,大部分从事开拓低下城,修筑防御工程。

emmmm,爆爆是别的地下城的外来者,但出胜两人一见面就觉得对方很熟悉(二人记忆未还原),A班一起成长。在相处中,出胜在对话和实战演练中觉得莫名熟悉。后来连发现自己对对方的喜欢也很熟悉,熟悉到理所应当,后来两人一起去征服外面荒城的故事……

鬼知道我会不会写  略略略

你好,再见 第一个梦

你好,再见

        1

    绿谷出久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

    就在三天前,他和小胜刚刚处理好在大阪的敌人暴动后负伤累累地回到东京,开始他们为期半个月的疗养期。

    一天前,他在一觉起来后发现家里所有关于小胜的东西都不见了。

    二十个小时前,在询问所有人无果后,他冲出家门,他要自己去找小胜,他不相信!

    十五个小时前,作为TOP10的英雄,他被一群专家确诊为非典型妄想症,并伴有非常严重的假性幻觉。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叫爆豪胜己的人!

    十四个小时前,他亲耳听到光己阿姨非常抱歉地说自己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刚刚上高中的女儿。而在绿谷出久看到刚刚放学回来的那个女儿后,他有些恍惚[她有这和小胜一样闪耀的金发]。他不禁喃喃道“小胜”。而女孩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个爆破“谁是小胜!还有 从我们家滚出去!”

    在上次见到小胜后的五十四个小时后,他,彻底失去了他的小胜。

    十二个小时前,医生确认他除了妄想自己有一个叫爆豪胜己的幼驯染以外,一切正常,并不符合妄想症的大部分特征。

    十个小时前,在警察和当初A班一部分在东京的同学的陪护下,他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终于,这位最年轻的TOP10英雄,one for all的传承者,在家中,嚎啕大哭起来。

    两个小时前,因为拒听所有人的电话轰,饭田和绿谷的母亲砸开了绿谷出久的家门,发现了那个浑身酒气却清醒的男人,机械地重复着“小胜”这个名字,双眼不止的滚下泪水。

    就在刚才,他的恩师欧鲁麦特在问他现在感觉如何时,绿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个曾经鲜活,张扬,充斥着他全部生命的小胜,怎么会,消失了呢……

    2

    爆豪胜己从警局出来的时候,人有些恍惚。就在今天早上敲响了一天都没有接自己电话的“笨蛋男朋友”的家门后,发现竟是一个年轻呢女子开的门。在女子尖叫着“爆心地”的时候,他却莫名有些不安。

    “废久,恩,绿谷出久先生住在这家吗?”

    女孩愣了一下,摇头答道“没有。”

    “那这间公寓的前一任主人呢?”

    “恩,在我之前是南云先生呢。是个胖胖的很友好的大叔和他妻子的住宅。”

    “再之前呢!”

    “这是新小区啦。南云先生买的时候是新房。”

     爆豪越发不安,他道了声谢后,顾不上女孩签名的请求,开着车,一路飙到警视厅。

    “啊,我就说刚刚视频里那辆超速的车子怎么那么眼熟。爆豪先生就算是英......”

    “户籍系统借我用一下!”

    “哎?”

    “户籍系统,马上,给我用!”

    “怎么……”

    “快!”

     相乐警部看着电脑面前微微颤抖的男人,问道“是很重要的人吗?”

    “没了。”

    “啊?”

    “废久,废久那个家伙……不见了。”

    资料显示十三年前绿谷引子因为疾病摘除了子宫。十年前和丈夫移民德国。

    爆豪有些颤抖地摸出手机,咽了口口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打扰了,欧鲁麦特……”

    绿谷出久消失了。不,应该是说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绿谷出久这个人。爆豪去了绿谷出久从小到大的家——那个小区变成了游乐园。他坐到游乐园的长椅上 看着来来往往欢笑的人群,眼角划过泪水——他前面已经去了他们的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找遍了所有的同学,没有一个人,哪怕只是听说过绿谷出久这个人。

    那个废久,那个无个性却他妈想成为英雄的废久!那个想跟屁虫一样粘着他的废久!那个他从幼稚园到工作都没有甩掉的废久!那个……他的废久。怎么……可能会……根本不存在啊……

    3

    你会慢慢习惯疾病的存在,但你却永远忘不了它的存在。

    开始那几天,绿谷还会幻想自己回到了那个有爆豪的世界。但后来,他习惯了没有爆豪的生活。

    学会习惯,习惯记者向他提问时再扯上“爆心地”这个人;习惯英雄榜上再无那个紧紧与自己相连的“爆心地”;习惯同学聚会再没有一个叫嚷着“去死!烦死了!”的金发少年;习惯每天下班不再特意经过那个叫“爆豪胜己”男孩的家,就为了讨他一声骂。

    习惯是件多么可怕的失去我,让他习惯了痛,却忘不了痛。

    那个占据他所有回忆的;那个他崇拜过,害怕过,喜欢过,爱过,拥抱过,亲吻过的;那个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割舍的人。

    怎么会不存在……

    不存在!!!!!!!

    4

    爆豪胜己看着眼前纷扰,欢乐的人群,内心犹如一坛死水。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一盏盏彩灯又点亮了谁的梦?只是肯定不是他的,死水能映出光,光却一丝也透不进去。

    他觉得自己该回忆写什么,关于游乐园,关于废久。

    很可惜,什么也没有。

    他有些想哭,想而已,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

    他就这么一直坐着,坐到喧闹哑然,浮华散去,门卫大爷来赶人——该关门了。

    第二天,第三天……他每天都戴着卫衣上长长的帽子,将头发和脸完全遮住,在长椅上从开门坐到关门,整整一天,一动不动。

    只要隐去英雄爆心地的身份,便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游乐园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过客,都沉溺于游乐园中自己的世界里,而他,只是个局外人。就像除了他以外,根本没有人发现!废久,他,不见了。

    第7天,门卫走过来时,他自觉的起身离开。

    “哎,小孩子,是小伙子吧?你等等!”

    他看了眼门卫,安静的走回去坐下。

    “是个小伙子!嘶,还有点眼熟……总之没认错就好了。你们现在年轻人的想法我真的不懂,小姑娘家家弄的像个男孩子……哎!小伙子你别走!今天老太婆晚上多做了点饭,你该饿了吧!”

    他转身看了一眼明显是特意分开打包的饭菜,走了回去。

    “失恋了?”

    他打开饭盒的手一顿,将头埋地更低——这是他这几天来第一次感到紧张。

    “那你还算是重感情的,天天在这坐着,一动不动,我在那天天瞅着你,心慌。”

    他把一次性筷子掰开,发出“吧嗒”一声。

    “怎么,以前和他来过这?”

    “没有。”也许是因为含着饭,声音有些模糊。

    “哟,说话了!”

    “欠他的,当初答应要来的。”

    “那你小子算是活该!男人,得言而有信。”

    “是他没来。”

     ……

    “他们都说他不存在。可是,他,他明明一直都在啊!大叔!我他妈活了20年了!他他妈20年里一直都在啊!他在不在我会不知道吗!”

    “小伙子……”

    “可他还真他妈不在。”

    绿谷看到眼前人的一瞬,泪水就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没有任何顾虑,哪怕 是假的,此刻他也只想奔向那个他日思夜想的,深爱的人!

    爆豪觉得这一个星期太漫长了,长到他的反应力都退化了。当他反应过来给怀中人一记上勾拳时,听到了那个乱糟糟的绿藻头下抽抽噎噎说着“他们都说小胜根本不存在,光己阿姨也是。都是骗我的。”

    “你说什么?”

    “恩?”

    “我不存在?”

    “恩,光己阿姨说她只有一个女儿,跟小胜长得很像。怎么了小胜?”

   “你也不存在。”

    “啊?”

    “我去你家,开门的是个女人。”

    “不,不是!小胜你听我……”

    “户籍系统里也没有你。绿谷引子没有孩子。One for all的继承人也是别人。”

    “小胜?”

    “你发现了吧,我们俩是在”

    两个世界。

    “所以,小胜,这只是一场梦吗?”绿谷抬起头,向恋人吼道,“我醒了小胜还是会消失!我还是个妄想症患者!”

    “废久。”爆豪出人意料的平静,“想我吗?”

    “想……”

    “那么。”爆豪拉着眼前人的领子,看着那张熟悉的没出息的哭脸,嗤笑一声,抬起头,高傲地像是在施舍,

    “吻我。”

    绿谷几乎没等她说完,便吻上了那上下翕动的红唇,轻松地将自己的舌头送入那熟悉的湿热之地。只是没有像以前一样轻轻舔舐恋人的上颚,而是一个劲的粗鲁地与他的舌头纠缠,不停地吸吮。粗粒的舌头相互摩擦,渐渐溢出了腥甜的味道,而两人却是像根本没察觉到,只是不知休止的抵死缠绵。

    爆豪的手从爱人的腰上抚至脸颊,有些湿润,蓦地笑道:“废久果然是废久。”话语在唇齿间轻不可闻,而绿谷却马上反击道:“小胜才是。”

    后来,他们都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湿的;看了眼床边,没人。

    梦,醒了啊。

日常叨叨,看看就好

      今天晚上,,,应该是凌晨,新文《你好,再见》的第一篇应该能打好(真的挺长)。但是这篇我真的写不下去了,,,结局就是BE,永生永世再也无法见面的那种。关键是我他妈写起来根本停!不!下!来!!!!!!但是写的又很!痛!苦!!!!!!我还要读书,我不能死在这上面!!!


      如果写不下去了,我就在开一个甜的(我可真是个机智的出胜girl)

      大概是一个两个世界爆爆因为敌人个性互换了一个月(初定一个月,可能会改),一个世界的出胜恋爱8年,同居5年;另一个世界的出胜,对彼此没有那啥感情(表面上是这样的没错)。

    “除了你,什么也没有变。”

       互相攻略的故事啦。

      你们要是想看就评论打1,我看有20个就写,没有的话,,,再说吧,我看看有没有别的好一点的梗。

       突然想给你们bb我gay蜜的一个黄梗,是我gay蜜的,我才不黄,恩。

       出胜高二,已恋爱设定。一对小情侣在高中时的一个晚上闹过了头,第二天不停的向所有人解释为什么这么困。

关于公开这件小事 3

总之,英雄爆心地和人偶公开的那一天,满城,哦不,是全日本都是“腥风血雨”,甚至闹出了“英雄恋情曝光,某女子为其跳楼,现代英雄该何去何从”这样子的闹剧。而事务所方面自然是对他们掩瞒恋情痛斥了一顿,然后给出了强硬的而有效的解决方案——参加各种访谈,让民众适应你们的关系。

事务所方面是真的很头疼。毕竟两人也是进了TOP10的英雄,算是全民偶像了。当初“密林神威”和“山岭女侠”恋情曝光时,关于他们的新闻也是久居热度榜一个月。自己当初还揶揄过他们事务所,而自己家这对,出名更早,年龄更小,名气更大,爆点更足,比如,同性。虽然日本在五。六年前已经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同性家庭收养法》等规定,但是社会主流的接受度还是很低的。更何况两人都是大名鼎鼎的名人,哦,他妈都是那什么“最想嫁英雄榜”上名列前茅的。

当然,最难处理的,还是每对一起出柜的恋人都会被问到的十分尴尬是问题——攻受。

主持人:众所周知,我们节目的问题都是由网民提案,再从中挑选出支持率最高的问题来向嘉宾提问。来,我们先看看今天的第一个问题“请问英雄人偶和爆心地,两位谁是攻呢?”

绿谷:这个,属于我们的隐私,没有必要回答吧。

主持人:可是,两位的粉丝都很好奇呢?

绿谷:但是……

主持人:再说了,两位都公开了,像这种细节也算是对公开的补充吧。

再后来,两人都受到了事务所的处分,给爆豪的理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直播采访中无理由离场”,而绿谷的则是“没有阻止队友做出错误的决定”。

“不要把错误归咎于记者或主持人的提问。问题的关键从来只是你们处理的恰不恰当。”事务所的警告严厉而无奈。

当晚,A班的全部同学难得聚在吃了顿露天烧烤。

“怎么说,毕业之后大家都没再好好聚聚了呢,也算是托了爆豪和绿谷的福。”

“去死!”

切岛真的不是讨骂,只是现场的气氛太过凝重了。

“小爆豪和小绿谷藏得真好呢。”蛙吹戳了戳下巴,“你们是毕业之后才在一起的吗?”

“不,不是。”绿有些不好意思,“在,高二,就……”

“哎,真的假的,完全看不出来!”

“该打还是打,该骂还是骂,一定要说有什么变化,只能说是频率更高了。”

“哎,是哦。可是我好几次看到他们一起上厕所!”

“哎~~~~”

“咦~~~~~~~”

“去死!”

在一声爆破中,绿谷低下头,有些怀念的回忆。小胜那时候对他们关系的接受度还不高,对于去彼此的家里,小胜非常拒绝。所以,他们的初吻,以至后来的很多次亲吻,都是在雄英的男厕所里完成的啊。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能够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声音,普通科、经营科,甚至是自己班的同学。每次在这种时候接吻,小胜总是会全身紧绷。男厕所啊,他总可以把小胜所有的羞耻心都逼出来。

也许是这晚大家的玩笑,在第二天事务所对本季度英雄活动总结的新闻发布会的最后再一次问到人偶和爆心地攻受问题时,不顾所有人的反对,爆豪拿起了话筒:

“那个提问的家伙,还有下面所有想提这个问题的,都给老子听好了!我问你你老婆最喜欢什么姿势,你说呀!”

“英雄爆心地,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提问的记者方正正直的脸黑的可以刮下墨来。

爆豪笑了,嚣张又理所应当的说:“这两个问题有区别吗!”

英雄爆心地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对于已经是纳税大户的他,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而那个问题,也随着这份处罚,再没被人们想起过。

有些话想说

      emmmm,其实我每一篇文都是在本子上手写好再在电脑上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出来的。其实也算是做了二次修改。但说实话很多地方我自己看了都觉得衔接的很诡异,但是也不会哎(我文笔这的是不存在的,但我一直在努力!恩!)然后对人物的把握也不好(每次看到太太的文,在看看自己,总是要先羞愧一下)会努力改进的!

     所以希望大家能多评论,喜欢或推荐无所谓啦(假的,超在意的)一定要多说不足!希望给些意见!

     emmmm《公开》还有一篇就结束了,但是比前面1 2要长多了安心啦。因为《公开》是拿电笔打的,然后接下来的那篇叫《你好,再见》,哇,写的我真是自己被虐的心疼肝疼(第一次写虐文,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疯了,我幼驯染明明那么甜!)《你好》是手机打的,它的第一篇就和《公开》的前传叫1 2 3加起来一样长可我居然想写5篇!我,加油……

      我每次写对话的时候自己内心就在给他们配音,奈何我贫乏的文字表达不出我的心情……

     最后谢谢大家!完整的看完就很感谢了!尤其是每一篇都看的,再次谢谢你们!

    ps

我觉得我写的咔太乖巧了,,,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这种感受,请务必回答我!!!!!!!!!

关于公开这件小事 2

爆豪胜己觉得今天同事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他记得今天早上出门前确认过自己脖子上没有被废久留下东西。而且,这些人现在的眼神比第一次看到他脖子上的吻痕,那种“爆心地居然会有女朋友”这种眼神还要奇怪。他随手抓了一个刚想逃走的来职英体验的学生:

“喂!你们他妈这是什么眼神!”

“爆,爆心地……”

“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那个,你,你看一下《职英日报》的头条……”

爆豪吧手机开机的一瞬间,消息提示音就“叮咚叮咚”的响个不停。很好,都不用去特意搜索,这条他妈“好”消息就被各大报社转疯了——“英雄人偶和爆心地行踪成谜的真相——系为同居恋人”

“早上好!”特意和恋人错开时间上班的人偶接受着事务所所有人诡异的目光洗礼,有些不明所以,“恩,大家,怎么了……”

“小胜,怎么了?”

“自己看!”

绿谷接过爆心地扔过来来的手机还没看到文字,就先看到了那张跟拍的照片。

“小胜,你听我解释!”

“去死!”

好了,我们的两位英雄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今天早上小区门口都是记者。毕竟他们小区的安保措施做得很好,不少名人都选择了这个小区,门口围着记者也是经常的事。加上他们今天上班看的车,是爆豪一辆未公开的车。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料到今天被堵的事连采访都不怎么接的自己!

手机突然响起,猛地把沉浸在自己分析的绿谷惊醒。看了看来电人的姓名和处于暴怒状态的爱人,绿谷咽了咽口水。

“喂,阿姨好……”

“臭小……哎,是出久啊。把电话给胜己好吗?”

“干嘛老太婆!”

“臭小子,你公开也不要搞那么大动静好不好!我跟你爸今早是被楼下那群记者吵醒的!门口又被他们堵着,我和你爸再不上班就要迟到了!”

“知道了老太婆!是狗仔拍的照片,又不是我想公开!”

“不公开被狗仔发现了你还有理了!”

全事务所的人静静的看着爆豪挂掉了电话,然后

“废久!”

“是,小胜!”

“是什么是,滚啊!”

“啊?”

“去解释啊!你他妈打算出柜,公开都让老子一个人来!”

“哎,没,小胜你等等我!”